记者寒冰报道 对横扫8项奥斯卡大奖的电影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》,很多人并不陌生,而在法甲联赛,正上演着一个真实的球员版“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”的故事。蒙彼利埃队长泰吉·萨瓦尼耶,尽管已是年薪130万欧元的富豪,却依旧与家人住在自己出生和成长的蒙彼利埃市郊贫民区。萨瓦尼耶并非没有在滨海富人区购置别墅,但他和家人并不适应那样的生活,因为在身为吉普赛人的萨瓦尼耶看来,自幼培养他的族群、文化和贫穷的社区才是他真正属于的世界。

  身为蒙彼利埃队长的萨瓦尼耶生长在这座蓝色海岸城市的杰里郊区,那里90%的居民都是吉普赛人,其中至少40%的人收入在贫困线以下。球迷们对吉普赛人的第一印象多半来自名著和经典电影《巴黎圣母院》,美丽热情的少女埃斯美拉达。基于历史和族群传统原因,吉普赛人大多数只能聚居在城市周边的贫民区。尽管如萨瓦尼耶所言,他生长的地方一向以高犯罪率、枪支泛滥、毒品、贫穷的印象出现在当地的电视新闻和媒体上,但他自幼一直希望能改变这一切。

  儿时的萨瓦尼耶只能赤脚在贫民区水泥街道磨炼球技,经常双脚双腿满是鲜血地回家:“那是我学会踢球的地方,也是我无法离开的地方。”14岁时他进入了蒙彼利埃青训体系,5年后为赢得出场时间加盟了距离聚居区80公里的阿尔斯-阿维农。之后他又加盟同在法乙的尼姆并带队升级,但这也让他不得不暂时离开家乡,与母亲在尼姆租住寓所。

  虽然萨瓦尼耶早在2018年夏就收到来自米兰的邀请函,而且年薪不菲,但他选择了拒绝。萨瓦尼耶的经纪人认为他疯了,可萨瓦尼耶知道:只有在自己生长的吉普赛贫民区,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感:“也许我身穿米兰球衣踏上圣西罗的草坪时,我会很震撼,但在那里我不会快乐。我很清醒,只有在杰里我才是我自己。”一年后,蒙彼利埃以队史最高的1000万欧元价格签回萨瓦尼耶,他也终于可以安心地回到能让自己内心平静的吉普赛贫民区。

  3年多来他一直住在杰里,哪怕已是年薪130万欧元的“百万富翁”,他还是喜欢每天清晨走在吉普赛社区的简陋贫穷的街道上,与发小、邻居和老人们寒暄,才前往训练场训练。白天看着那些拿着自制气枪,不停奔跑猎杀麻雀的少年们,晚上萨瓦尼耶自己在街边的铁桶里烤栗子,女人们穿着睡袍在周围闲聊,萨瓦尼耶的父亲则教孩子们弹吉他,咏唱吉普赛的歌谣和弗拉门戈舞曲。

  对歌舞没兴趣的男孩子都会在街头踢足球,10多年前的萨瓦尼耶就是他们中的一员。这就是萨瓦尼耶想要的生活,很简陋,但同样非常吉普赛:“家就是家,我们就是这样不会分离的吉普赛人。没有多少职业球员,还能享受这样简单的美好生活。”萨瓦尼耶的表情非常平静:“我出生在这里,我也会在这里死去,但我永远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
  如今萨瓦尼耶不仅是蒙彼利埃俱乐部球迷的偶像,更是吉普赛社区的骄傲。社区里有一幅巨大的萨瓦尼耶肖像涂鸦,时刻提醒着人们这里培养了吉普赛人的英雄:“我喜欢涂鸦上的这句话:没有不可能,你只需要相信。很多人到这里都会思考,如果萨瓦尼耶成功了,我为什么不呢?”

  的确,足球世界有不少球星都有吉普赛血统,最出名的就是伊布。瑞典传奇拥有克罗地亚、波斯尼亚和吉普赛血统,在意甲踢球时曾受到罗马球迷针对吉普赛血统的种族歧视辱骂。

  此外,罗马尼亚足球传奇哈吉、西班牙国脚雷耶斯、古伊萨、纳瓦斯、何塞·马里,意大利中场皮尔洛,荷兰中场范德法特,南斯拉夫名将萨维切维奇、米哈伊洛维奇,克罗地亚中场博班、葡萄牙边锋夸雷斯马、法国射手吉尼亚克、捷克前锋巴罗什都有吉普赛血统,曾执教上海申花的西班牙教练弗洛雷斯也是吉普赛后裔。但很难有人像萨瓦尼耶这样,甘愿只做一个“贫民区的百万富翁”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权利保护声明页/Notice to Right Holders
我要反馈